张歆艺严屹宽刘浩然 “过来人”支招艺考秘笈

  • 时间:

  即便很傻,很二,在老师眼里也是最真实的你,最鲜活的你。我觉得这样特别不好,因为学习艺术就是选择了一种更加独立的生涯,让父母这样伺候你,你可能永远也不懂得成长和尊重,不懂得生命的意义。”即便艺考成功,也不意味着以后一定会成名,蓝盈莹坦言当演员心态一定要好,“你在这行可能一夜成名,然后一夜又什么都不是,所以我觉得心态一定要好,而且一定要认清自己,一定要把持住自己,一定要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非常的重要。近日在接受《信报》专访时,这些“过来人”纷纷支招,并分享了自己当年的艺考经历。

  作为“古装男神”,上戏毕业的严屹宽则提醒学弟学妹们做好吃苦的准备:“对我而言,把自己的苦化作别人的笑,这才是我作为演员的价值。所以我想告诉他们,当演员就是来吃苦的,做人也是来吃苦的,只有你比一般艺人吃的苦多,你才能站得更高,才会有更多的收获。”

  从沂蒙山区走出来的郭晓冬有着颇为坎坷的艺考之路,谈起当年报考北京电影学院,郭晓冬记忆深刻,他认为只有勤奋、投入,才能如愿以偿。第一次考试失败后,郭晓冬加入了“北漂”一族,他做过群众演员、服务员、售货员,甚至在酒吧里当歌手和主持人。再次报考,郭晓冬做足了准备工作,他当时找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刘诗兵老师辅导朗诵、表演,然后又找了舞蹈学院的几个朋友教他一些形体,还找老师学声乐,就这样忙忙碌碌准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初试顺利通过了,到了复试环节要求唱首歌,我选了一首《再也不能这样活》,我就是要告诉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去生活。我记得唱得慷慨激昂的,可能是老师们听懂了我的心声吧,那次考试顺利过关了。”

  王雷在上中戏前就曾在辽宁省艺术学院学习表演,并且颇受老师认可。考中戏时,王雷朗诵了一篇史铁生的散文《秋天的怀念》,“直到上学后我才知道主考老师竟然给了我满分,这在艺考中还是比较少见的。因为考试时的出色表现,中戏一入学我就当上了台词课代表。”

  戏剧导演赵淼也是考了三年才得以考进中央戏剧学院。这三年里,他把中戏、北电和中传各个学校,把戏剧导演系、戏文系、电影导演系和表演系都考了一个遍。第一年考试,赵淼是“家家把门关”,都没够着分数线;第二年赵淼又准备了一年,还是没能如愿;第三年,赵淼拿下了中戏北电中传三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最终他选择了中戏导演系,因为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做戏剧。

  ”因出演陈思诚多部电影成名的“小鲜肉”刘昊然当初艺考时也有段小插曲,当时本来已经选好了参加考试的歌曲和台词选段,却被陈思诚临时更换了歌曲,“临考前思诚哥找我,让我把考试的内容都演练一遍。”著名编剧、策划人史航的建议则更直白,那就是“坚定乐观”。“浣碧”蓝盈莹也是中戏毕业,作为后来人的她给师弟师妹们支招,“我觉得就是真实,就是让考官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一定要注意力集中,去听好老师给出的每一个指令,然后就认真地去完成。所以我个人对艺考生的建议是,重要的不是你被培训的考试技巧,而是选择适合你表达的题目。所以放轻松,好好做你自己就可以了。”他就是这样坚定乐观地考进了中戏。史航说他当年参加中戏戏文系考试时全凭真情实感,他的考试题目是写作《喜别》。然后他发现我在唱《怀念战友》时特别生硬,缺乏感情,其实就是我不适合这首歌。我们看到的是满操场的家长忙着排队报名,打印准考证,风里来雪里去的,有些家长给孩子们准备折叠椅,孩子坐着家长站着给端茶倒水。他写了一出喜剧,写的是哥哥送他去火车站,他要坐火车来北京参加中戏的考试。

  现在,赵淼也以老师的身份参加了表演专业的考试,“我感慨很多。考生的形象是留给老师的第一印象,但高大帅白美瘦并不是表演挑选学生的唯一甄选条件。其次,考生在朗读和集体小品考试中所展现出的机智、真诚和个人体会都比较重要,那是考生潜在的艺术感受和表现。”

  1台设备维护成本、租金成本1个月约为3000元,因目前借阅人数有限,想收回成本根本不可能。

  对记者通常保持寡言状态,公众远观陈粒,“个性”包裹着的她不免透着一丝疏离的气质。

  长草颜团子有自己的“饭圈文化”,有粉丝团,团内有站子,关注着偶像的一举一动。

  上初中后,阿来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作家这个职业,他觉得作家与自己隔得太遥远。

  她还自曝艺考之前一天表演都没有学过,“老师都是独具慧眼的,要是你真的有这个潜质,哪怕你现在是张白纸,他们都会招你。为什么这个情景都被写成喜剧?史航说:“因为我相信我能考上中戏,我哥哥也相信我能考上中戏。””现在考生普遍都过分依赖家长。又到一年艺考季,又有一大批怀揣着“明星梦”的艺考生开始新一轮的晋级与淘汰。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等多家艺术院校目前纷纷结束了初试,开始进入复试。就在临考前,我把演练了很多遍的歌曲换了,换成了《在那遥远的地方》,唱了一遍我就感觉开窍了。对于艺考,张歆艺、严屹宽、郭晓冬、王雷、童瑶、蓝盈莹、赵淼、史航等如今星光闪耀的明星,当年也曾一样为梦想付出过很多努力。同为中戏毕业的张歆艺也认为真实地展现自己非常重要,“艺考就是大胆往前冲,别做太多设计,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给老师。也许重要的不是技巧和音高,而是你在歌里看到的画面。

  刚一出道就被称为“小章子怡”的童瑶当时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但她之所以选择中戏是因为看了一部电视剧《黑冰》,“我喜欢上了主演王志文和蒋雯丽,后来得知王志文曾是中戏的老师,就对中戏很有兴趣。参加中戏的三试时,表演的是葫芦丝,曲目是《云南的孔雀》,舞蹈考试选择了芭蕾舞《白毛女》。当时在选择表演节目时有些纠结,因为中戏学习舞蹈专业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