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王俊凯之名在北大捐水的粉丝们

  • 时间:

  为明星所代言的产品增加销量是粉丝圈的普遍操作,以证明代言人的带货能力。3月7日,王俊凯成为“纯悦”饮用水的代言人。王俊凯的两个粉丝团体“王俊凯全国地方站联盟”与“KGU-Volunteer王俊凯粉丝公益组织”立即联合“新浪扬帆公益基金”,发起“纯悦纯净水认捐”公益捐赠活动。对于王俊凯这样的养成系偶像的粉丝来说,以偶像之名进行公益活动已经成为一种时尚,粉丝不必苦于处理多余购买的商品,后续渠道已经相对完善。

  保庆在这场捐水活动中参与得不多,对赞助回馈也表现得比较淡然。她觉得这次赞助并不算是真正的公益,而是一场“商业合作”:粉丝提供给学校一些水,学校用北大的招牌帮粉丝推广,仅此而已。她将主办方的冷淡归咎于赞助额度太小,尤其是“粉丝团”这个名义与其它知名企业相比有些暗淡。

  独立于KGU-V公益组之外,四位女孩还有一个自己的秘密小站:王俊凯作文素材库。这是一个四千粉的微博账号,面向初高中的王俊凯粉丝。里面总结了偶像的各种“正能量”事例,并由几位学霸运营者亲自示范如何将事例写入考场议论文里。

  春末夏初,一年一度的“北大杯”赛事如约开展,而和往年不同的是赛场边多出了排列整齐的“纯悦”矿泉水,和印有王俊凯肖像的易拉宝。

  自从王俊凯十八岁成立了“焕蓝基金”,带头投身公益事业,做公益就成了王俊凯粉丝组织的日常工作之一,所占比重逐年增大。娱乐圈注重公益的流量明星并不独此一家,以明星之名进行的公益,被视为扩大明星影响力、树立明星正面人设的重要手段。粉丝进行公益活动时会有意选择与艺人关键词相关联的领域,比如为了呼应王俊凯身上的“学生”标签,KGU-V就向粉丝征集旧书,在全国各地搭建了19间“王俊凯阅读室”;去年4月,王俊凯被任命为“联合国环境署亲善大使”,粉丝们又跟随他的脚步领养了两头小象。

  截止到3月30日,这条微博已经收获了1734次转发、2608个赞和772条评论。这场赞助活动的运作,建立在王俊凯本人雄厚的粉丝基础之上。

  关键词

  a.each(e.sync,function(t,n){var r=function(){var r=arguments[0],i=t+(a.isPlainObject(r)?e.utils.JSON.stringify(r):[].join.apply(arguments)),s=p[i];直播结束后,她们连夜整理了一份《直播重点整理》,这篇文章的阅读量也达到了两万多。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和每一个大学生一样,她们也会在巨大灾难后自发捐物捐款,在成年后主动献血,在朋友圈看到“水滴筹”就动动手指点进去,献上一些眼泪和几十块钱。但院系的配合度很低,战报里迟迟不见这场赞助的痕迹。

  偶像的照片出现在北大篮球场边给了辛勤付出的女孩们许多慰藉。没有粉丝仔细去计算两扇易拉宝能带来的影响,微博上为这场活动激动的粉丝们,大多只“王俊凯”与“北大”两组字眼并立形成的光辉形象而骄傲。这场在北京大学举办的赞助送水活动并没有“出圈”——没有引起太多非王俊凯粉丝的注意。但内部的粉丝相当兴奋,翻开评论区,“北京大学”果然如保庆所说成了话题焦点,“小螃蟹”们常用的感慨句式是:“粉丝随爱豆,太优秀了8!”

  随着日韩“应援文化”风行国内,娱乐圈中的粉丝公益日渐专业化、成熟化。这些公益组织大多跟明星工作室没有利益关系,组织成员认为自己是“为爱发电”。我们联系到了KGU-V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希望他们谈谈自己投身公益的心路历程,但单对单的线上采访被拒绝了。负责人将记者拉入一个题为“北京大学校刊采访”的群聊,十三名公益组织的成员依次发言,礼貌而规范地表达了欢迎。记者拟好采访提纲后发入群里,先由宣传组成员回答、润色,最后还要由总负责人“把关”。

  对于举着矿泉水配合拍照的篮球队员们来说,安安与学生会持续一个多月的唇枪舌战,只不过带来了涌入喉头的一股清凉,持续五到十秒,就此烟消云散。“我也不期待别人会因为一瓶水就喜欢上王俊凯。”童哥说,“我想也没有粉丝是真正这样期待的。我们只是希望别人最起码不要讨厌王俊凯,至少对他没有恶意。我们是在潜移默化地帮助他树立一个正面的形象。”

  但出于多种原因,协商无果。无奈的安安选择向KGU-V公益组求助。一个富有经验的公益组成员前来帮助她们谈判,安安把她和负责人拉在一个群中,又拉了一些同在北大的粉丝以壮声势。很快赞助金额就确定了下来,400箱矿泉水,比安安预想的翻了一番。而对方给出的宣传方案是,除了决赛时用公众号提及这次赞助以外,还同意在每次比赛后各院系的战报也加上一两句感谢的话。

  保庆是四个女孩中的新粉,即将毕业。return s?p[i]:(s=p[i]=n.apply(e.sync,arguments),s.always(function(){delete p[i]}),s)};0),s.push(i.get(i.getDomainApi(t)))):r(i=new c({o:sso,m:logout},{jsonp:func}),s.push(i.get(i.getDomainApi(t))))}),u(),a.when.apply(a,s)},fillProfile:function(e,t,n,i,s){return i=in,(new c({o:User,m:perfectInfo,crumb:e,userName:t,captcha:s,password:r(n),rePassword:r(i)},{},!这是她们第一次独立地为偶像看得见的贡献,最起码王俊凯的脸庞与姓名是因为她们才得以出现在那里。给贫困地区送水后,募集的钱款有所剩余,KGU-V公益组萌生了与高校合作的想法,给国内高校的运动会送水赞助。童哥和王俊凯年龄相似,“他高考我也高考”。”3月24日15点21分,安安用自己的追星小号发出了一条微博,“王俊凯粉丝公益助力北大杯”:“响应世界水日,感受偶像号召,王俊凯粉丝公益躬行实践,为北京大学的’北大杯’系列比赛提供400箱纯悦饮用水助力青春校园活动,传递责任与希望。她把追星分为两类,一类粉丝在偶像身上看到了想成为的自己,另一种就是单纯的欣赏?

  3月16日,运营者们开了一次直播作为粉丝福利,直播提前发了预告,私信了圈内几个大粉转发,无奈遭到新浪限流,阅读量并未达到预期。r.funcName=n.funcName=sync.+t,e.sync[t]=r})}(QHPass),function(e){use strict;但事实上,这次赞助只是一场跨越大半个中国的送水慈善活动的余音,与四名女孩联系的KGU-V粉丝公益组已经将大批矿泉水送至甘肃的118所学校。追逐偶像和其他每一个茶余饭后以资消遣的爱好并无本质不同,他只要还在演,就总在那里。1};0)).post()},fillAuthenInfo:function(e,t,n){return(new c({o:User,m:verifyShiMingSmsCode,vt:e,vc:t,crumb:n},{},!“顶流”的号召力是惊人的。素材库每周都会选择一个关键词,总结出与其相关的王俊凯的素材,然后根据素材撰写应用示例,最后还会给出一篇完整的范文。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大粉令她印象深刻,他“带着大家一次次出征”,了解几乎每个群成员的生活,关心他们的学业,惦记他们的寒暖。北大的四个女孩里,只有惊羽是刚刚参加完高考,其余人都已经许久不写议论文了。尽管对宣传力度不满,王俊凯的照片在篮球场边竖立起来的那天,粉丝们仍然感到开心。”安安是四个人中最狂热的,她组织活动、参与打榜、在每条“最美的眼睛”一类的微博话题下安利王俊凯,她喜欢在一个集体中做事情。她们开始很沮丧,做好了冷场的准备,没想到观看人数竟然飙升到两万六千余人次,原本准备“互相当托儿提问”的计划也没用上,整场直播“非常学术,特别深入”,全都是关于议论文写作技巧的探讨。0)).post().done(function(){u()})},perfectMobile:function(e,t,n,i){return(new c({o:user,m:perfectMobile,crumb:e,mobile:t,password:r(n),rePassword:r(n),smscode:i},{})).post()},checkQrCodeSignInStatus:function(){return(new c({o:sso,m:qrLogin},{jsonp:func})).get()},getAuthenticationStatus:function(e){return(new c({o:User,m:getShiMingStatus,crumb:e})).get()},submitAuthenMobile:function(e,t,n){return(new c({o:User,m:verifyShiMingCaptcha,mobile:e,captcha:t,crumb:n},{},!“平常公益组织说要做公益你就很难有触动,但你如果说我爱豆都这样做了,那我也要。安安觉得自己的偶像是一个没什么人设的人,提到王俊凯,路人们不会立刻反应出精确的关键词,“只有深入去了解,才能找到对你而言独特的那个点”。童哥把王俊凯当作自己的树洞,把不开心的事都写进日记里向他倾诉,看到王俊凯考上北电,就想“如果也能去北京就好了”,王俊凯成为她实力基础上的一个正向激励。“散粉”通过公益组行善,把审核权力让渡给了小规模的“发电组织”,听从号召,在捐款后收获双倍的信心与满足。“养成系”偶像王俊凯则不同,和大多数粉丝年龄相差不大的他,尚带有学生标签。她想把这些闪光的小细节都讲出来,让大家明白王俊凯的吸引力究竟在何处?

  在北大读大四的安安看到消息后,主动承担起这项工作。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拉赞助一类的活动,更没有主动给别人提供过赞助。她听说北大杯的球赛还需要水,便立刻与自己认识的足球队同学接洽,一层一层地添加微信,直到加到了活动的负责人。

  囿于公众对“流量明星”的偏见,“素哥”运营者们也会担忧:把王俊凯写入作文会不会影响“印象分”?童哥尝试通过转换视角完成自我和解:“可以把王俊凯理解为一个公众人物,不要觉得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必须写他;而是因为他在这方面很优秀,然后我选择去写。”

  安安是学经济的,同时也清楚粉圈的营销套路,她习惯于在“投资-收益”的模式下审视问题。她想让“北京大学”的官博来发宣传,或者学生会的账号发了之后,“北京大学”去点个赞显示在动态列表里也行。

  像这场校园送水活动,只是向甘肃、大凉山山区送水的衍生物,由散粉们自发组织,并不在公益组的直接控制范畴之内。北大的四个女孩并不是KGU-V公益组织的成员,正属于公益组口中“受到王俊凯先生号召和鼓舞”的“散粉”。她们眼中的偶像,在粉丝公益中扮演的是“纽带”的作用:他是一个凝结核,便于高效地汇集更多人的力量。

  她们一直希望找到一个经验丰富的语文老师,可以帮她们把把关,但目前为止还没能实现。她们用绳子拉了一条线,把易拉宝拦腰绑在篮球场边的铁网上,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素材-示例-范文”在一周中先后放出,给粉丝理解和思考的时间。现在素材库已经有了四千多名粉丝,闻讯而来的“小螃蟹”们亲切地称素材库为“素哥”。微博下方九图中,北大各院系的男女篮球队员们热汗蒸腾地站在球场边,每人手握一瓶“纯悦”饮用水,面带笑容,对着镜头比出“赞”的手势。童哥和惊羽都是在高中成为王俊凯的粉丝。不管是散粉还是凯站都希望对凯甲公益重视起来,形成全员做公益的大趋势,每人奉献一点,我们团结的力量是无限的,跟着王俊凯益起来!

  粉丝公益不是只有“有闲钱有时间”的大粉才能参与的活动。那些不在明星的粉丝站工作、仅仅是日常娱乐追星的粉丝被称作“散粉”,正是散粉的捐款汇聚成了最后的庞大数据。公布捐水项目后,粉丝公益组在微博发布了捐款链接,王俊凯粉丝可以直接点进去,有不同数额的捐款选项可供选择,十几块、几百块都可以,KGU-V公益组将用募集来的钱款统一向厂家买水。与公益组直接对接的是扬帆甘肃地方站伙伴——平凉市爱心公益协会和张家川博爱慈善服务中心,后两者负责将捐赠物资陆续发往甘肃省平凉和天水地区的118所乡村学校。

  安安从未想过一场赞助会牵涉到这么多复杂的事宜。夹在公益组与主办方之间,两边都视她为对方的说客,整场谈判让她身心俱疲。

  o.length0;同时,王俊凯的很多老粉也都和他一起长大,同步地参加各大升学考试,接受偶像的激励,他们对粉丝内部年纪较小的新粉也就更加关注。偶像的存在取缔了“触动”环节,成为了那一下“推力”,在许多层面上,它都比传统的“感动-捐款”模式更高效,当其依托的明星流量足够多时,号召到的群体也更广大。)if(i=o.shift(),0!”一声令下,孩子们齐刷刷地把手中的矿泉水举过头顶,奶声奶气地喊道:“谢——谢——王——俊——凯——哥——哥!一对两米高的易拉宝立在阳光下的篮球场边,王俊凯的脸庞占据了绝大部分版面,下方是“王俊凯粉丝公益助力北大杯’’的标题。==r?r:null;e.getConfig=function(e,r){r=void 0!var t=e.$,n={charset:document.charsetdocument.defaultCharsetdocument.characterSetUTF-8,domainList:[360pay.cn,so.com,haosou.com,360.cn,360.com,qiku.com,360shouji.com],protocol:location.protocol.replace(:,),proxy:location.protocol+//+location.host+/psp_jump.html,ignoreCookie:!自己的付出能够切实地帮助到别人,让女孩们倍受激励。

  惊羽比王俊凯小一届,她的高考成绩在区里是第二名。考上北大后她受邀去参加《少年听你说》,按照导演的要求进行了一场有关“追星的正确方式”的演讲。她在节目上一边做出“加油”的手势,一边说:“喜欢他,就要变得和他一样优秀。”台下的观众在听闻她九月将到北大上学时鼓起了掌,纷纷赞叹。节目的点评人声情并茂地总结道:“我们追的不一定是对方,而是心目中的自己。”

  这个总人数小于40人、核心成员不过十几人的公益组,分成统筹、顾问、策划、美工、后勤、财务、宣传、人事、项目、数据、官博等十几个部门,主要依靠向“散粉”们公开募捐来获取资金。一场活动首先由策划组提出活动方案,经过各组组长集体讨论后确认活动可行性,之后全体组员开大会宣布活动内容,进行任务分配。公益组以成熟的流水线模式,有条不紊地高效运行:后勤组进行物料的采买,财务组负责打款,人事组进行统计参与活动人员,项目组进行线下人员的活动指导,美工修图,数据组和宣传组负责后期项目宣传……

  有时惊羽会觉得,人们总是想当然地以为,要想反驳“追星带来的负面影响”,就一定要举出使人一步登天的某种“正面影响”来与之对抗,就像她在演讲中的故事情节也经过了一部分夸大,只是为了迎合导演与观众的口味。这些初高中生经济自由度相对较低,上网时间也不充裕,应援、公益捐款时都不是主力,在粉丝群体中不容易获得关注。”3月29日,@KGU-Volunteer王俊凯粉丝公益组织发出一条视频:身穿校服的小学生们吵吵嚷嚷地挤在操场主席台前,随着背景女声“准备——开始!”受赠学校致谢的宾语往往是“王俊凯哥哥”或者“王俊凯粉丝团”!

  她觉得自己是第二种,自己并不想成为王俊凯,也和王俊凯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只是偶像觉得很迷人。=i.length){if(void 0===s[i]o.length>当记者问到“您认为散粉愿意被调动、被号召的原因是什么”时,公益组引用了大量口号:“凝聚散粉力量,专注凯甲公益。KGU-V公益组发出的微博总结中没有列出每一笔捐款的详情和捐款人的名字,所有捐款者,无论贡献大小,一律隐藏在“王俊凯粉丝”的面具之后。对于粉丝来说,每个人都用五块钱、十块钱、一百块钱,成全并成为了这份荣耀的一部分。0)).post()}};相比之下,落实最好的或许是易拉宝,不过也不够完美:北京风沙漫天的春季,易拉宝被吹得东倒西歪,女孩们忧心忡忡地守着它,随时准备一个箭步上去将之扶起。保庆写过一次范文,是用二十分钟飞速搞定的,虽然快速,但对质量没什么信心;0)).post()},authSendSmsToken:function(e,t){return(new c({o:User,m:sendShiMingSmsCode,crumb:e,vt:t},{},。

  作文素材库正好能满足她的愿望,小螃蟹们会从这里积累有关王俊凯的素材,学习如何以应试作文的规范笔法将这些事例加入作文之中,安安觉得这也是一个“出圈”的过程。从3月7日至3月15日,粉丝共计捐赠了10057箱纯净水,价值111516.91元。他们的一笔笔捐款塑造出了一个高大的虚拟形象,这个形象走过山川和大海,关心粮食和蔬菜,他将被刻在山区学校阅读室的门楣上,被矗立在偏远地区新修的道路起点。写范文是最艰难的环节。公益组随即发出了一条招募信息,号召有时间有精力的粉丝担当起中间人的角色,在组织与学校之间牵线搭桥。当小螃蟹们的作文被老师看到,或者印成范文在年级里公开,其他人或多或少总会对王俊凯产生一些正面的印象。-1?(i=new c({o:sso,m:logout},{jsonp:func},!保庆把这些善举定义为“激情捐款”,一个捐款举动的产生,源于捐款者和受助人产生了情感上的联系,“那个悲惨家庭的故事触动了我,我才会捐钱”。var p={};易拉宝边堆满尚未开封的矿泉水,每一瓶上都被贴上了“KGU-V王俊凯粉丝公益”的贴纸,那是发起这次“高校送水”活动的公益组的名字。for(var i,s=n,o=e.split(.);范文也不全都用王俊凯的例子,从新闻时事到古今名著都有涉猎,作为“高考赢家”的学霸运营者们,都明白通篇猛夸一个人会显得“太刻意了”。童哥那次的范文则写了足足一个小时,要是在高考考场上,可能就要答不完题了。运营者们说,娱乐圈里应该没有其他明星粉丝在做类似的素材库,因为受众比较狭窄,大概就是初高中的学生,极少数时候会有已经生娃的妈妈粉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学习。这是几名来自北大的王俊凯粉丝所提供的赞助,她们就读于不同的年纪院系,相识于为王俊凯举灯牌的人潮中。

  安安并不是唯一一个牵头“助力北大杯”送水活动的粉丝,和她一起组织的还有另外三个在北大读书的同学。她们在“微博之夜”的粉丝活动上相识,一起挤在人群和荧光中高声呐喊着举灯牌。

  粉丝公益并不是追星新潮,而是已经作为树立明星良好形象的手段被粉丝组织熟练运用。但它的参与者并不局限于某家粉丝机构,更大的响应群体是没有组织的“散粉”。粉丝们通过捐出自己的金钱,以公益的名义,塑造出一个高大的虚拟偶像,并分享自己所塑造光环的一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  
 

 

 

 
 

 

 
  •